恩佐2登录 > SEO案例 > 人寿保险案例分析

人寿保险案例分析

admin SEO案例 2019年12月18日

  12000年10月张大妈从某保险公司购买了一份人寿保险,因于其儿子住在一起,相互关系也还融洽,于是指定其儿子作为收益人.后因儿子结婚生子,由于住房紧张而产生矛盾,关系不断恶化,最后母...

  12000年10月张大妈从某保险公司购买了一份人寿保险,因于其儿子住在一起,相互关系也还融洽,于是指定其儿子作为收益人.后因儿子结婚生子,由于住房紧张而产生矛盾,关系不断恶化,最后母子闹翻,张大妈不的已般到女儿家住,有女儿照顾生活.2002年中秋,老人病危,召集家里亲戚朋友,决定让其女儿取代儿子作为收益人,有家人见证,却单单忘记通知保险公司.不久,老人病势,女儿和儿子同时向保险公司提出索赔,要求取的所有保险金.究竟谁能的到保险金呢?

  21997年5月11日,夏小姐以自己为被保险人向某保险公司投保增额还本养老保险.保额30万,受益人栏空白.1999年9月18日晚上10时,结婚才一周的夏小姐因小事与丈夫争吵,打骂,最后被丈夫扼死.19日晨,犯罪嫌疑人向公安局自首.公安局结案激发性故意杀人.保险公司接报案后了解到,夏小姐的父母健在,没有子女.很显然夏小姐丈夫的行为触犯到法律,那么谁有权利领取这笔保险金?

  31998年5月3日,小胡为自己投保了一份十年缴费终身寿险保单,当天合同即告生效.后来因小胡未履行按期续保费的业务,此合同的效力与1999年7月4号中止.2000年4月7日,小胡补教了所拖欠的保险费利息.经保险双方协商达成协议.当年11月7日夜,小胡与家人吵嘴负气自杀身亡,其受益人向保险公司提出给付保险金的要求.而保险公司则认为复效日应为合同效力的起算日,于是以合同效力不足两年被保险人自杀,保险人不承担责任为理由拒赔.究竟保险公司的做法欠不欠妥? 请大家帮忙分析一下 最好说详细点 谢谢!!

  可以更详细点吗? 我需要所有依据和论据 帮帮忙 谢谢展开我来答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(1)保险公司是按照合同办事的,只是依照合同上的受益人给付理赔金!

  (2)给被保险人的父母,因为她的爱人触及法律,会剥夺政治权利,故给她的父母!

  (3)保险公司有权拒付理赔金,合同上有明显规定,因为被保险人是保单复效的,恩佐2登录故相当于重新投保一样,所以没过两年就自杀,当然不赔!

  2.因为没有写受益人,所以是法定继承,即所有和她有血缘关系的人都可以申请保险金。

  3.根据保险法规定,如果投保人2年内自杀是不赔的,复效合同按复效的日期计算。

  2.他父母。因为她的丈夫触犯法律,可以理解为故意伤害为求保额,不会给他保额的

  知道合伙人金融证券行家采纳数:3626获赞数:25952网络运营、SEO、新媒体、网络整合营销等十余年实操经验。

  8月5日,王慧敏(原告袁军的母亲)从哈尔滨乘坐哈北公司黑A84892号客运汽车前往黑河,途中由于驾驶员操作失误,在哈黑大公路发生交通事故,包括王慧敏在内的8名乘客当场死亡。

  同年8月16日,在交警部门的主持下,袁军与哈北公司达成调解协议,哈北公司赔偿袁军死亡赔偿金、丧葬费、交通费、误工费等合计139566元,并已将款项支付给了袁军。

  袁军后来发现,其母亲当时购买的客车票中含有2%的旅客意外伤害保险费。袁军随后找到中国人寿哈尔滨市动力支公司提出保险赔偿。保险公司告诉袁军此保险款项已支付给哈北公司,故不同意再支付保险赔偿金,同时让袁军去找哈北公司协调此事。

  袁军与中国人寿多次协商未果,2006年初,袁军将保险公司告上了法庭,要求中国人寿给付人身意外伤害保险金5万元、交通费1437元。

  哈尔滨市香坊区法院认为,根据《保险法》和《合同法》的有关规定,王慧敏在购买车票时就与客运公司、哈北公司和中国人寿建立了旅客客运合同和保险合同关系,这一事实有客运公司在售票处《公路乘客人身意外伤害保险》须知及王慧敏持有的客票为证。因此,法院判决保险公司应给付原告袁某保险赔偿金5万元。但考虑到中国人寿已将此款实际支付给哈北公司,故哈北公司应向袁军支付讼争的5万元保险赔偿金。

  1、需明确车票上注明的“保险金”是“意外伤害险保险金”还是“运输责任险保险金”。王慧敏当时购买的客车票中载明:票价139元,含旅客保险金、附加费等。售票单位哈尔滨公路客运公司(以下简称客运公司)在售票处悬挂了《公路乘客人身意外伤害保险》须知。须知上标明了保险对象:凡持有在哈尔滨客运总站所辖各站购买的有效车票,并乘坐公路客运部门营运客车的旅客均为被保险人,旅客如遭受意外伤害致死,给付意外人身事故保险金5万元;保险期间为,自旅客购票后在指定候车区域时起,至旅客达到车票载明或约定的旅程终点下车时止;保险费为基本票价中所含2%的旅客身体伤害赔偿责任保险金,各客运站在售票中直接扣除并统一缴到中国人寿并为旅客进行投保。

  通过上述事实完全可以判断出王慧敏所购买的是意外伤害保险,而不是运输责任保险。

  2、新宝7登录需弄清受益人是“乘客”还是“客运公司”。在本案中,王慧敏购买的是旅客意外伤害保险,受益人当然是她指定的人,如果没有指定,按照《保险法》第64条的规定,保险公司应该向王慧敏的继承人偿付保险金。

  3、需明确乘客王慧敏与保险公司是否存在合同关系。本案从表面上看,王慧敏并没有直接与保险公司签订合同,而是与客运公司签订合同。但由于客运公司是中国人寿的保险兼业代理人,负责代收代缴客车票中2%的客运意外伤害保险费。实际上,客运公司与保险公司之间是一种委托代理关系,王慧敏与客运公司签订了合同,该行为的结果归属于被代理人中国人寿,认为王慧敏与中国人寿不存在保险合同关系的观点是不能成立的。

  在本案中,投保人已经履行了缴纳保费的义务,一旦出现了合同约定的保险事故,保险人就应当按照约定履行偿付义务,这是最大诚信原则的要求,更是保险合同的要求,如果没有合法的抗辩理由,保险人就应该履行自己的合同义务。只有这样,才能取信于投保人,才能使保险业健康发展。

  从2006年1月1日起,根据黑龙江省有关部门的规定,运输部门使用新的客票,新客票票面不再含保险金字样的内容,保险费另行制作保险单,票面分别为1元、2元,保险金额分别为2万元、4万元,在售票时一并售给乘客。笔者认为这种做法是正确的。因为旅客意外伤害保险属于自愿保险,由旅客自愿决定是否购买,不能强迫。这种“捆绑销售”的做法应该废止,否则会引起误解,造成不必要的纠纷。

标签: seo案例